从沙弥到比丘,脱胎换骨的五台山受戒经历 师父来了

云顶国际官方网

2018-10-15

曾经那个高二辍学,混迹KTV酒吧的不良少年,走投无路而投奔佛门,当初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出家,他只是和所有普通男孩一样,爱吃奥尔良烤翅和可乐鸡翅,在日复一日的念经声中,迷茫过,也挣扎过,直到跟随内心的疑惑,辞别师父的小庙,只身来到五台山求受戒,等待着他的是一次脱胎换骨的考验。

90后法师释传源,讲述他从小沙弥到大比丘的五台山受戒经历。 五台初心当时我在朋友圈看到五台山有放戒的公告,听身边的人说五台山是苦行的地方,条件很艰苦,当时我没有见过真正的修行人,不知道五台山是什么样?只听人说那里很苦,但是我一听这个苦,我就觉得苦就对了,出家就应该是苦的,我想去这个地方肯定没错。 当时因为我五堂功课很熟,听人说这就有受戒的资格,其他我什么都不懂。

当时我想的是,如果人家要我,我就在那边住下来,正好把戒给受了,人家不要了,我就当作去散散心。

因为我现在找不着出路啊,到底什么是出家?为什么要出家?我既然放弃了我师父那条路,那么我要走哪条路?我跟着心里的这个疑惑就去了。 正好又遇到一个居士,也是一个善缘,好像佛门的龙天护法,一旦你要往正的方向走的时候,他们就会出现,就会来护持你。

果然如此,在我身上应验了。 刚到五台山,我结识了一个居士,她正好是正在传戒的大寺院的居士,太巧了,本来我就要去寺院受戒,而且恰好她愿意帮我,她是在五台山开宾馆的,我开始想先找个宾馆住下来,也没敢去寺院挂单,我都不知道挂单是什么。

他问我说:你来干嘛?我说:我要去受戒。 他说我直接带你去,我是那个寺院的义工。 我跟知客师父联系一下,她问我有没有相关证明?我说我唯独没有号条(推荐信)其他证明都有。 然后她就说,我帮你。 当时我觉得特别感动,跟她素不相识。

我觉得自己运气太好了,在五台山第一个遇见的人是她。 然后,她就跟我讲,我一会带你去客堂登记,去见知客师,那个师父特别厉害,从她的眼神里我就能看得出来,他对这个师父特别尊敬,她说师父既慈悲又严厉,严厉的时候不留情面,慈悲的时候像父亲一样,恨不得把你的痛苦他一个人来承担,很厉害。 她说:我现在不忙,我现在就带你去,直接去那个寺院。

然后我就去了,那个时候下午两点多,可能师父们在休息。 她说:我已经给你提前跟师父说好了,你到时候就直接去找师父,但是师父说,这个小孩依赖心特别强,让我不要陪在你身边,让你自己过去。 这就是这位师父的厉害之处,说明师父已经提前预知我是怎样的一个人。 这位居士说:你也不要怕,我陪着你过去,我就在那边擦窗户,就在那边看着你,这样你放心了吧。

因为我第一次出远门,进了五台山就感觉一种无形的摄受力,心里特别害怕,再加上自己之前干了那么多坏事。

然后我就过去了,寺院特别安静,立马那种气息,就让我感觉到,这是一个道场。

当时的第一个感受,这是一个道场,是有道的地方,是有灵魂的地方。 一种无形的摄受力越来越强,我在这里面,竟然不敢说话,我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的。 因为这个时候离受戒还有一个月,寺院里还很安静,还没有多少戒子过来。

然后我就在客堂门口等知客师。

这个时候另一个师父,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延生堂的师父,他看到我特别高兴,还拿了一瓶牛奶和两个苹果给我,当时我心里感到特别的欣慰。 他说:你在这等着,我去帮你打个电话。 当时我感觉很欣慰,来到这儿,这里的师父都好好呀!过了一会儿,知客师父过来了,他说:你来了!我不敢说话,只低着头不敢看他,他把门打开,让我进去,因为那位居士交代过的,进门先给文殊菩萨磕头,再给知客师父磕头。

我就给文殊菩萨磕头,再给师父磕头。

然后我每次磕头的时候,他都合掌给我念一段咒。

师父第一句话就问我:你什么情况?然后我怯怯懦懦地说:我是来受戒的,但是我没有号条。 知客师说:那这样吧,你把身份证给我。 我就把身份证给他,师父说,你先在这住下,你能不能受戒,要看因缘,这也不是我说了算。

师父又交代:少说话,多做事。

后来师父就亲自带我去宿舍,我刚把箱子放下,本来心里想是不是应该整理一下,师父说不用,师父就招呼我说:你出来吧。

走到半路的时候,师父忽然跟我说,以后要戒荤戒欲。

这就是师父的厉害之处,我当时就吓得趴地跪下来,吓得不行,他说你起来吧,然后就带着我去了后面干活的地方了,于是,我在那干活,干了一个月,六个人,洗了800多个碗。

要受戒,需要找戒和尚开号条,号条是受戒证明中最重要的,就是谁给你开的号条?谁准许你来受戒的?开号条这段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前前后后我找了他三次,才把号条开到。 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去见他,等了两个小时,先在方丈室门口跪了一个小时,没有等到,然后去罗汉堂门口跪了一个小时,因为我是来求号条,说句难听的,你没有号条,你受什么戒?然后,老和尚终于来了。 老和尚问我:哪儿来的?我说:我江苏的。

老和尚:江苏的收拾东西可以走了,江苏人不靠谱,可以走了可以走了。 当时我一听就懵了,我大老远过来,而且我已经在这待了一个月了。 说句实话,我已经有感情了,你要说第一天让我走,也就罢了,我在这跟这么多好伙伴都有感情了。

当时我不懂,其实老和尚是在考验我,修忍辱的,我骂你两句,你看你怎么着?老和尚又说:脑子没问题吧?我说:没没没问题。

老和尚:好好的和尚不当,当假和尚!然后我就不说话,在这个时候,又有一个善人,和尚身边的侍者,他帮我们圆了一句话,他这么说的:今天日子不对,拜师的日子不对,改天再来。

诶,这句话一说,就把尴尬的僵局打破了,和尚说那好吧好吧,你再回去住两天,想你这种我遇到的多了,住个两三天就跑了的多的是。

我暗笑,我都已经住了一个月,还少这三天?后来,受戒的前一个星期,我生了一场怪病,非常严重,吃药是越吃越严重。

这也是我们佛门讲业障现前了,它不是药物能解决的。 有一次吃饭差点晕过去,嘴巴肿得像小鸡一样,因为我以前最喜欢吃奥尔良烤鸡、可乐鸡翅,吃得太多。 在我觉得快不行了,要去医院的时候,那天下午,知客师父突然给我发一个微信说:天气冷,来拿一件衣服。 我当时还觉得很奇怪,我有衣服呀。 但是我也没问,然后他在二楼,把衣服丢给我,我就把衣服接到了。 当时我一看这衣服是坏的,两个袖子都坏了,两个大洞。

我心里还在想,师父啊,你怎么给我件破衣服。

然后我当时也没穿。

因为每天晚上都要去听经,那天晚上,我就穿着这件衣服去听讲经,我就往经堂里面一坐,当时讲什么我也没听懂,只感觉身上一阵一阵冒热气,一直往外排,一共感觉排了大概来回十多次,我也感觉很奇怪,今天怎么回事,四月份也不是很热,然后晚上我就回去,也穿着那件衣服睡觉,第二天早上醒来,什么病都好了。

嘴巴也消肿了,精神也好了,也有力气了,感觉我要去吃五个馒头都能吃得下。 当我回想这段经历的时候,感觉像一个神话故事。

那件衣服肯定是加持过的,师父肯定念过经的,我是这么猜的,具体我也不清楚。 这个病好了之后,就开坛授戒了,一个月里,一点障碍也没有……这段时间,我看到很多师父们一天诵八个小时的经,然后他们也不是为了钱。 我那个时候就在想,为什么要出家?出家是为了什么?看到那么多的高僧大德,看到那么多年轻的出家师父,他们精进勇猛,他们不是为了钱,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的,原来,出家是为了了生死啊!一个无形的力量注入到了我身体里,以前的那条路,我不要,不会再回去了。